七井

所有悲伤都只属于你,
为人所知也不值一提。

不要贪凉
不要贪睡

        总归还是俗套得不行,所以才仍旧在这个圈子里走不脱,但无论如何,哪怕走进下一个迷宫,也要快一点跳出这里。
        最近常梦到自己死去,梦到梦里的自己寻找死亡的真相,我忘了那是我多久之后才做起的一场美梦,但似乎很久了,很久了。
       其实那梦里什么也没有,只有我裹在风里,不曾活着也不曾死去。

        尽管明天要去参加一场重要考试,但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失眠。
        把自己陷在床垫里,抱怨着不盖被有些凉盖了被子又热得要命的天气。凌晨也没变暗,城市依旧灯火通明。
        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,思虑着明天又该如何在人群中自处,感觉下一秒过呼吸就即将发作,办法没想出来,倒想起了许多自己都以为忘了的故事。那些回忆在岁月的某个角落里躲着,又因为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一时间尽数倾倒出来,浓重的霉味和腐烂的酸臭味急不可耐的闯进我的鼻腔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,然后我就把它忘了。

“我去吃饭了。”
“别吃了,吃了也浪费,快去死。”

“我去看书了。”
“别看了,没用,快去死。”

“我去死了。”
“那你还说什么,快去。”

他蹲在火炉前回忆起那个甜蜜又聒噪的夏天,一个人重新度过了那个夏天,一生还要度过许多次那个夏天。 ​​

所有悲伤都只属于你,为人所知也不值一提。

在这个一如既往未眠的深夜里
她在我心里只留了一抹光影
往昔的一切都如幻影般消逝

梦是莫名其妙开始的
于是中途发展的一塌糊涂
最后又荒唐的戛然而止

新涂的墙壁逼仄得紧
墙上坏掉的电表箱黑洞洞的尤为明显
盯着我 目不转睛

像是秋日的午后淋一场春天的雨
像是北极的祁寒里一场盛夏的狂欢